主頁 > 原創 >
{start}2106850{end}

正反角色擲地有聲 《新世界》在爭議聲中收官

時間:2020年02月25日 14:53

來源:未知作者:admin

  正反角色擲地有聲 故事瑣碎欠流暢

  《新世界》在爭議聲中收官

  田丹和徐天重逢在新中國誕生的這一天,所有人都投入了新世界的懷抱,“金海沒死”“小耳朵真名”上了熱搜……昨晚,70集的《新世界》在爭議聲中收官,電視劇的網上評分也從開畫8.2分一路跌至收官的5.9分。

  《新世界》的風格與眾不同,它重在寫人,劇中角色無論大小,無論正反派,都塑造得有血有肉有感。在那個亂世北平,小耳朵、長根這些重情重義的小人物一個個擲地有聲,后半部戲里宋丹丹、李成儒、周一圍客串的龍套角色,同樣個個讓人眼前一亮,就連七姨太這樣劇中一直被忽視的邊緣角色,作者也不忘在人物謝幕時道出她的名字,她最后與柳如絲寥寥幾句對話,也能讓人感受到人物身上的幽微閃光。

  《新世界》在人物變化的布局謀篇上很用心,劇中有不少人物的命運互換、身份互換,作者特別偏愛通過人物命運的對比轉換來表達人生況味。比如金海從獄長到囚徒,落難了,卻找回了自己最寶貴的東西,活出了光彩;鐵林一步步爬上了獄長的位子,“出息”了,卻丟掉了做人最寶貴的東西,活著反倒沒意思了。

  關寶慧決定離開鐵林時說的那句,“如果可以重來,我寧可你像以前一樣窩囊”,讓人油然而生無限感慨,這也是一部好戲能為觀眾帶來的思考。再回想這位“落架不落脾氣”的落魄格格在劇集開篇時一次次擠對沒出息的鐵林,會覺得整部戲看下來,這夫妻倆的人物轉變,人物關系的強弱轉化是隨著劇情徐徐遞進,一點也不突兀。

  在看似散漫的節奏里,劇作通過大量細致描摹鋪墊,完成人物刻畫的落筆下刀。在這部群像戲里,每個人物都合邏輯有條理的推進,每個人物從登場到謝幕所發生的變化都講得絲絲入扣,每個人物展露內心的過程都非常耐看。

  金海直到中槍后和刀美蘭的一番話才揭開了他的秘密:他曾為報大仇潛入黑道六年終于手刃仇人,之后奮斗多年成為京師監獄的獄長。這讓人明白了,看似世故圓滑的金海為什么會和徐天這個愣頭青插香結拜。

  劇集開篇的金海只想著帶一家人南逃,他勸徐天放棄追查兇手,一天到晚上心的就是46根金條。眼看半輩子的積蓄要被柳如絲黑掉,金海憤怒不已,但也只是賠著笑臉話里帶刺。表面上看,金海和徐天的待人處世截然不同,一個心思縝密、壓抑隱忍,一個無腦沖動、無所顧忌,但骨子里,金海和徐天是一樣的人,他們一樣嫉惡如仇、愛憎分明。所以金海會和徐天因為一起案件相識結緣,認下這個認死理的兄弟。

  隨著劇情發展,金海被逼得走投無路,也逼出了這個人物的真性情。當他為搭救兄弟散盡家財時,人物逐漸走出了茍活。當他由獄長變成囚徒,金海不再選擇偷生,終于爆發出血性和俠氣。而在此之前,他已安排好家人的生路。

  某種程度上說,徐天和金海就像人生中的兩個階段。二十多年前的金海未嘗不是徐天一樣死磕到底、個性張揚的狠角色,而生活硬生生把金海扭曲成現在的樣子,他收起了鋒芒與犀利,藏起了自己。當他一腔孤勇站在牢房門口喊出“你們這些人一輩子加起來也不如我一天”,這一刻,金海活成了曾經的自己。

  隔在金海和徐天中間的,是二十歲的年紀,更是成長中經歷的坎坷與擔負起的責任。舊世界里的徐天是一個橫沖直撞、頭破血流的奔跑者,一路跌跌撞撞栽了很多跟頭。有觀眾說,“看到徐天,仿佛看到少年的自己,天不怕地不怕,以為自己什么都懂。”對于徐天的吶喊,飾演者尹昉解讀說,“這個小警察,有正義感但沒本領又沒智慧,還不成長,在沒有秩序的世道里,只能以橫制橫,他不具備一個英雄的素質,也改變不了世界,但世界正是聽到他這樣的人的吶喊在改變。”劇終時,徐天已變得足夠柔軟,臉上沒傷,心中無恨,倒多少有點讓人不適應。

  相比之下,鐵林側重表現的是人性。黑化之后的鐵林良知尚存,但無法抵御誘惑,這是我們每個人都可以體會到的真實人性,如果演成徹底的壞,反失了味道。在善與惡的內心交鋒中,鐵林的掙扎和反復表現得既合理又出彩。

  批評聲中,說得最多的是劇情拖沓。可能作者太在意每一個人物了,寫得細致瑣碎,沉浸在自己的敘事節奏和審美風格里,雖然塑造了一批豐滿鮮活的人物,卻沒有把故事講得圓滿流暢。

  昨晚的大結局帶給很多觀眾驚喜,但劇情并沒交代,本已豁出自己的金海,這位甘愿用命勸誡兄弟收手的大哥,為什么最后會為了保命躲起來逃去南方?也許這是電視劇的多個結局之一,選擇這個結尾更像是妥協,為了更多的暖意,這段死而復生,權當是個片尾彩蛋吧。本報記者 邱偉

【編輯:田博群】

熱門文章 更多>>
天津11选5开奖天津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