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原創 >
{start}2117984{end}

“漂流的孤島”:“鉆石公主”郵輪給出何種警示?

時間:2020年02月25日 01:23

來源:未知作者:admin

(來源:中國新聞網)

踏下“鉆石公主”號郵輪前,香港乘客黃雅馨決定好好化個妝,以紀念“重新回到這個世界”。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這艘豪華郵輪比預期晚到港15天。

資料圖:日本“鉆石公主”號郵輪。

本應歡樂愉快的旅行“中途夭折”,四處蔓延的病毒讓“鉆石公主”號等多艘郵輪幾乎演變成“漂流的孤島”,這無形中為流行病學提供了如何在封閉場所進行疫情防控工作的觀察樣本,同時也帶給世人更多的警示。

17.1%感染率不代表真實傳播水平

17.1%——這是目前停靠在日本橫濱港“鉆石公主”號郵輪的感染率。

1月20日,一名新冠肺炎患者曾登上“鉆石公主”號,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新冠病毒在這艘郵輪里急劇擴散。截至2月20日,總人數達3711人的“鉆石公主”號郵輪,共有634名乘客感染新冠病毒,這意味著船上每六人就有一個人感染,這里也變成中國大陸之外最集中的疫情爆發區域。

當地時間2月19日,“鉆石公主”號郵輪滯留乘客正式開始下船。

日本官方22日表示,已下船的人中有23人在2月5日起的醫學觀察期內未進行新冠病毒檢測。而據日本栃木縣消息,該縣1名60歲女性19日從“鉆石公主”號下船,22日被確診。

居高不下的感染率讓外界對這艘郵輪倍加關注。據日本厚生勞動省消息,2月20日“鉆石公主”號上有2名日本人死亡,年齡均在80歲以上,這是該郵輪首次報告死亡病例。死亡病例的出現讓人更為憂心船上乘客的發病率,以及17.1%的感染率是否反映病毒的真實感染水平?

中國醫學科學院基礎醫學研究所副所長黃波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鉆石公主”號郵輪是一個特殊案例,不能以此為標準來推算新冠肺炎的感染率。“感染率高主要出自兩個原因,一是郵輪上有基礎疾病的老年人較多,二是被隔離后高度緊張的精神狀態致使乘客免疫力下降,給了新冠病毒可乘之機,這才造成發病率高的現狀。”公開數據顯示,60歲及以上乘客約占“鉆石公主”號總人數的80.4%。

盡管目前新冠病毒的傳播指數(R0)尚未確定,但此前《柳葉刀》等權威醫學期刊的多篇論文將其傳播指數鎖定在2.0-4.0之間,換言之,平均每個感染者預期會將病毒傳染給另外2至4個人。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在受訪時稱,從現有資料來看,“鉆石公主”號郵輪的傳播指數在3.0左右,但其實際傳播指數應該大于3.0。如此看來,“鉆石公主”號郵輪的感染率并沒有超過學術界的判斷。

封閉場所的典型研究樣本

疫情暴發后,日本政府自2月5日起對“鉆石公主”號的乘客開展正式隔離。一日三餐由郵輪上的工作人員提供,乘客則足不出戶。船上的歡樂也猶如一個音樂盒子被按下了暫停鍵,但疫情卻還在蔓延。

當地時間2月19日,“鉆石公主”號郵輪滯留乘客正式開始下船。

中國遠洋海運集團高級船長、首席培訓師胡月祥介紹,現代船舶和郵輪都是高度密閉的場所,艙室內部的通風由中央空調調節,分為外部循環和內部循環兩種,而內循環系統會增加病毒傳播的風險。

作為大型旅游產品,郵輪人員流動性強,聚集度高,封閉性強,以上特點高度匹配氣溶膠傳播的條件。此間有專家推測,除了飛沫傳播和密切接觸傳播以外,氣溶膠傳播是“鉆石公主”號感染率高的重要原因。

這一推測得到了曾光的認可。此前曾光發文指出,國內從未排除氣溶膠作為的傳播途徑之一的可能,第六版(試行版)新冠肺炎診療方案在傳播途徑中明確了氣溶膠傳播的存在,這一修正的原因很可能由于日本“鉆石公主”號郵輪事件的影響。

目前關于“鉆石公主”號的信息多由各國媒體報道發出,缺乏學術上的專業論文和報告。曾光認為,專業的判斷需要更為專業的報告作支撐,“鉆石公主”號郵輪給認識該病流行的自然史以及疫情防控,提供了一個典型的研究樣本,“全世界流行病學的專家都對這個郵輪很關注,病毒在郵輪上是怎樣傳播,從哪里開始,經歷了什么過程,如何評估包括氣溶膠在內的傳播途徑,希望日本政府和公共衛生界能盡快公開其細節,這對我們了解流行病學非常重要”。

國際郵輪改革勢在必行?

事實上,“鉆石公主”號郵輪并非此次疫情中唯一“遭殃”的郵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威士特丹”號郵輪近日已確診首例新冠肺炎病例,而“世界夢”號、“寶瓶星”號等郵輪的航行計劃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新冠病毒的出現讓國際社會對郵輪業的疫情防控有了新的思考。曾光指出:“‘鉆石公主’號事件的發生給世界提醒,應對這種問題需要國際共同合作。”他認為,未來國際豪華郵輪的結構設計值得重新思考,另外應該在郵輪上配備流行病學和公共衛生專家,并對船員進行應急培訓。

“在(郵輪)那樣封閉的環境下,如果現場有經驗豐富的流行病學醫生指揮,我覺得情況不會像現在這樣糟糕。”曾光認為,“鉆石公主”號郵輪事件對人類社會是災難也是考驗,未來郵輪業需要達成國際共識,形成國際化應對方案,“郵輪結構設計改革早日提上各方日程已勢在必行”。

上海國際郵輪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葉欣梁亦表示,下一步應建立健全郵輪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處置預案,形成“總預案+海關處置流程+郵輪港預案+郵輪公司預案的防控體系”。針對此前防控中的薄弱環節,升級港口的相關查驗設備,持續優化“港區聯防聯控機制”。

2月19日至21日,部分核酸檢測結果呈陰性的乘客獲準從“鉆石公主”號郵輪上陸續撤離。當乘客們終于結束長達14天的“禁錮”,重新踏上陸地時,迎接他們的或是新一輪未知的隔離。(完)

本文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郭超凱 張子揚 李京澤 責任編輯:張夢秋_NB12544
熱門文章 更多>>
天津11选5开奖天津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