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原創 >
{start}2096288{end}

《歌手》IP走過八年重煥青春:不拼大咖,小將比劃

時間:2020年02月21日 18:22

來源:未知作者:admin

  《歌手》IP走過八年,重煥青春

  不拼大咖,小將比劃

  不管是《我是歌手》,還是《歌手》,或者是現在的《歌手·當打之年》,不停變換的節目名字背后,是《歌手》這個音樂綜藝大IP已經征戰了八年。來到今年的《歌手·當打之年》,這個IP有了些“老夫聊發少年狂”的意味。

  雖然只播出了兩期節目,但是能夠感受到這檔節目開始發生了一些質的變化。在歌手方面,以前的節目重在比拼大咖歌手、翻紅寶藏歌手,而現在,年輕歌手成了節目的主打;在歌曲方面,以前的節目亮點在經典翻唱、老歌出新,而現在,原創歌曲成了首選。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劉雨涵

  90后歌手成主打

  雖然名為《歌手·當打之年》,但外界還是更愿將其視為《我是歌手》這個節目的第八季。一檔綜藝節目做了八年,如何生發新意成了這個節目當前最大的命題。而從已經播出的內容來看,《歌手·當打之年》似乎交了一份不錯的答卷。換上了一批年輕小將之后,這一季的《歌手》確實“很能打”。

  在《歌手》前幾季的節目里,對于歌手的選擇一直遵循著“老中青”的經典搭配。以《歌手2019》為例,首發歌手中,劉歡、齊豫、楊坤是當仁不讓的前輩,吳青峰、逃跑計劃屬于中生代,而張芯和俄羅斯歌手Kristian Kostov則是新生力量。今年的《歌手·當打之年》,則有了更多的年輕氣息。

  這一季《歌手·當打之年》的首發歌手里,除了被稱為“日本王菲”的歌手MISIA是稍有資歷的70后之外,蕭敬騰、袁婭維、徐佳瑩都是80后的中生代歌手,華晨宇、毛不易、周深是90后的新生代歌手。這創下了歷屆首發歌手陣容人均年齡最小的紀錄。奇襲歌手中,黃霄云和劉柏辛都是1998年出生的超新星,李佩玲更是一位00后,更是后生可畏。要是放在前幾季的《歌手》節目里,這些90后歌手們肯定要被質疑參賽資格。有意思的是,除了MISIA之外,其余歌手全部都是選秀歌手出身,華晨宇更是在《明日之子》節目里擔任了毛不易的評委,看來樂壇的中生力量和新生力量已經由選秀節目來把控。

  此前《歌手》的看點來自于經典的“老中青”搭配,既有像韓紅、劉歡、Jessi J等頂級大咖的巔峰對決,也有讓林志炫、徐佳瑩、張韶涵等寶藏歌手重新翻紅,還有挖掘出鄧紫棋、迪瑪希等充滿潛力的新生代歌手。今年節目的光芒都落在了新生代歌手的身上。華晨宇憑借《寒鴉少年》和《斗牛》拿下了兩期節目的第一名,唱功、臺風和創作能力令人欣喜。周深和毛不易都是感情和唱功俱佳的歌手,被贊走心。劉柏辛雖然未能奇襲成功,但是她的表演也讓人眼前一亮。因此有樂評人說,這一季的《歌手》不再是“神仙打架”的諸神之戰,而是樂壇新人們的“華山論劍”。

  在此之前,“歌王”的最終人選都是在資歷最高的歌手中產生,歷年來無一例外。雖說目前最具有大咖級別的歌手是MISIA,但是從兩期節目她只分別獲得了第三名和第四名的成績來看,MISIA并沒有一騎絕塵的突出優勢,斷言她能夠沖擊“歌王”桂冠的結論還不能輕易得出。而連奪兩期節目第一的華晨宇則勢不可當,今年的“歌王”將被樂壇小將捧得也并非不可能。

  原創歌曲被推崇

  選曲方向的改變也讓今年的《歌手》氣質為之一變。此前,《歌手》的演唱曲目無外乎就是經典翻唱和老歌新唱。經典翻唱,比的是對大家耳熟能詳的經典曲目全新編曲的能力,以及歌手能否找到新的演唱方式。而老歌新唱,更加考驗的是怎樣挖掘出一首冷門的耐聽歌曲。在《歌手》的往季節目里,還曾經嘗試過指定曲目的比賽方式,大家通過比賽名次或者隨機抽簽的方式來決定唱哪首歌,這在很大程度上限定了歌手的自我發揮。

  對于原創歌曲,此前《歌手》節目一直是排斥的態度。歌手除了能夠在首次出場時演唱自己的歌曲,其余賽段就不能再演唱。甚至當年通過《我是歌手》而大紅的鄧紫棋,因為想要在《我是歌手》的巔峰演唱會上演唱自己的新歌,在與節目組溝通未果的情況下,直接缺席了表演。

  在《歌手》節目最近幾季收視率連續跌破1%的窘境下,打破原來的舒適區勢在必行了。于是在《歌手·當打之年》中,我們看到了節目組對于原創歌曲展現了更大的寬容度。而觀眾們對于原創歌曲的接受程度也比預想的更高,看來這招險棋是走對了。

  華晨宇在節目中已經演唱的《寒鴉少年》和《斗牛》,以及他將在第三期節目中演唱的《你要相信這不是最后一天》,都是出自他的原創。而由毛不易包辦詞曲的《借》和《一葷一素》,雖然比賽名次不理想,但是卻因為深情的歌詞和朗朗上口的曲調成為不少觀眾的心頭好。劉柏辛創作的《Manta》,被樂評人稱贊最接近國際潮流。這種新變化是經典翻唱和老歌新唱所不及的。

  最讓人感到驚喜的非華晨宇莫屬。身為2013年《快樂男聲》總冠軍的華晨宇,當年被視為怪咖選手的他,一首《無字歌》唱得評委們都皺起了眉頭,只有身為評委的尚雯婕惜才,力排眾議留下了他。而華晨宇其實是音樂系科班出身,對于音樂創作有著自己獨到的見解,隨著這些年的積淀成長,這次在《歌手·當打之年》的舞臺上,終于讓大眾見識到了他的實力。

  新陳代謝加速

  節目每逢改名,往往是賽制的重大變化,這次《歌手·當打之年》也不例外。繼補位賽制和踢館賽制等推陳出新的比賽方式之后,今年節目又創造了奇襲的新賽制。此前的補位賽制需要綜合兩場的比賽成績,而踢館賽制需要通過一場的競演成績闖入前四名,而奇襲賽制不同,奇襲歌手只需要打敗一個自己選中的在位選手,就有可能把對方淘汰掉而自己留下來。黃霄云的奇襲成功,就讓排位在末的毛不易被淘汰掉。可見這種奇襲賽制,能夠引入更多的新歌手,在位歌手淘汰幾率加大,新陳代謝更加快速,同時,1V1的隨機PK,也有著更強的不確定性和競爭性,增加了刺激懸疑感。

  在疫情的大形勢下,《歌手·當打之年》從第三期節目開始將采取“云錄制”的方式,參賽歌手將在北京、上海、東京、臺北、長沙五地進行連線錄制,現場不再設立500位大眾評審,而是將大眾評審團搬到了線上,進行網絡觀看并投票。

  第三期的奇襲歌手白舉綱和隔壁老樊,一位是與華晨宇同屆的快男出道的歌手,一位是通過翻唱走紅的網絡歌手。不再走高大上路線的《歌手》,在接了地氣的同時,也帶來了更多的新鮮感和可能性。

【編輯:蘇亦瑜】

熱門文章 更多>>
天津11选5开奖天津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