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原創 >
{start}2068684{end}

4000億只蝗蟲究竟從何而來?

時間:2020年02月18日 08:15

來源:未知作者:admin

  原標題:4000億只蝗蟲究竟從何而來?

  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記者 | 徐菁菁

  1月9日,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航班ET363從吉布提出發,飛往目的地埃塞俄比亞城市德雷達瓦。不料,此次飛行遭遇了兩次“襲擊”。途中,飛機先是設法從一個龐大的蝗蟲群中突圍,但隨后,在臨近德雷達瓦時,航班遭遇了第二波蝗群更猛烈的“攻擊”。大量蝗蟲撞擊在飛機發動機和駕駛艙上,機組人員兩次試圖降落均宣告失敗,最后不得不改道降落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落地時,ET363機頭和引擎上全是黑斑。濃密的蝗蟲尸體已經在擋風玻璃形成了一層軟膜。

  這場“交鋒”是一場罕見蝗災的縮影。2月12日,聯合國糧農組織總干事屈冬玉與聯合國負責人道主義事務的副秘書長馬克·洛科克(MarkLowcock)在英國《衛報》撰文,呼吁人們關注東非正在遭遇數十年來最嚴重的蝗災。蝗群正在吞噬著肯尼亞、索馬里和埃塞俄比亞,已經進入烏干達和坦桑尼亞,逼近至南蘇丹邊境不到50公里;吉布提與厄立特里亞也受蝗災影響。這兩位聯合國官員提醒人們,東非的農作物是當地人生存的關鍵,受到蝗蟲襲擊的多數國家民眾正在忍受暴力、干旱和洪水的沖擊,此次蝗災無異于雪上加霜,將可能引發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

  肯尼亞地區面臨的蝗災是70年來最嚴重的一次。人們在肯尼亞東北部目睹了一個超級蝗群,它遮蔽了60公里長,40公里寬的廣闊天空。當地有關部門說,在肯尼亞,一個普通的蝗群就可以給每平方公里的農田帶來150萬只沙漠蝗蟲。

肯尼亞當地的蝗群 | www.fao.org肯尼亞當地的蝗群 | www.fao.org

  全世界蝗蟲的種類超過1 萬種,對農、林、牧業造成危害的約有500 種。在種類眾多的蝗蟲中,沙漠蝗( Schistocercagregaria)和飛蝗( Locusta migratoria ) 是最重要的農業害蟲,它們均是爆發性、遷飛性的蝗蟲。沙漠蝗蟲被認為是全球最具毀滅力的遷徙性害蟲,每天可移動150公里。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的最新資料,每只沙漠蝗蟲每天進食的食物重量與自身體重相當,大約兩克。聯合國糧農組織蝗蟲監測官員凱斯·克雷斯曼(Keith Cressman)表示,一個大規模蝗群吃掉的農作物,相當于整個肯尼亞人口一天的口糧,或者賓州、紐約州和新澤西州人口一天所需的食物,“如果不采取行動,這就是后果”。

  危機不是一天形成的。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協調著一個龐大的蝗災監測網絡。人們使用人工觀察和衛星數據等手段監測可能發生的蟲害。這個網絡覆蓋了從西非到印度的數十個受沙漠蝗威脅的國家。各國都會將災情預警匯報到FAO在羅馬的總部。但是這一次蝗災的苗頭成為了漏網之魚。

  沙漠蝗通常只出現在非洲半干旱和干旱的沙漠地區,這些地區的年降水量不到200毫米。此區域面積大約1 600萬平方公里,覆蓋了約30個國家。此次,最早的一批沙漠蝗出現在阿拉伯半島上阿曼人跡罕至的沙漠里。“沒有人知道那里到底發生了什么,那幾乎是地球上最偏遠的角落,”克雷斯曼告訴媒體,“沒有公路,沒有基礎設施,沒有Facebook,什么都沒有,只有高聳如云的沙丘。”

  2018年5月和10月,極強氣旋性風暴兩次襲擊了阿拉伯半島。暴雨給沙漠帶來了植被。蝗蟲卵孵化時,它們吃掉這些植被,直到土地徹底荒涼。一旦食物開始稀缺,沙漠蝗蟲就會群居,然后為了尋找更多的食物而遷徙。

被蝗群裹挾的肯尼亞農夫 |?www.apimages.com被蝗群裹挾的肯尼亞農夫 |?www.apimages.com  

  2018年末,研究者第一次發現了沙漠蝗的動向時,它們遷移到了阿曼南部。2019年1月,阿曼進入旱季。為了尋找食物,沙漠蝗蟲開始北上伊朗,南下也門。

  在理想的情形下,克雷斯曼和他的同事們會可以在第一時間撲滅尚未成規模的蝗群。他們會預測沙漠蝗一個月后會出現在哪里,預警相關國家動員他們的力量。人們會將受災地區的居民撤離出來,使用飛機大規模噴灑針對蝗蟲的殺蟲劑。“蝗災很像野火”。如果發現時候它只是小規模的營火,人們可以撲滅它,但如果錯失了機會,它會迅速壯大,只有“燃料”(食物)耗竭才能讓它們真正停下來。

  沙漠蝗能存活3個月;其卵在兩周后孵化,幼蝗在6周后羽化成蟲,成蟲至少需要一個月才能成熟并準備產卵。隨著新一代蝗蟲的繁殖,它們的數量會呈指數式增長:3個月后增加20倍,6個月后增加400倍,9個月后增加8000倍。

  人們恰好錯失了最佳時機。也門正處在戰亂之中,沒有訓練有素的專業人員對付沙漠蝗。與此同時,當地的大規模降水為沙漠蝗提供了更有力的繁殖環境。去年夏季這批壯大的蝗群跨越了海灣落地索馬里,接著進入埃塞俄比亞和肯尼亞。

2019-2020年的蝗災事件,足夠顯現出蝗群驚人的擴散能力 |?www.fao.org2019-2020年的蝗災事件,足夠顯現出蝗群驚人的擴散能力 |?www.fao.org  

  在東非,沙漠蝗獲得了進一步壯大的良機。我國自古有“久旱必蝗”的說法。沙漠蝗產卵需要較干旱的土壤。東非地區陽光照射強烈,具有很高的蒸散量,近些年來又連遭干旱,炎熱少雨,水地變成了旱地,蝗蟲產卵場所空前擴大。2019年的東非,以干旱開始,卻在2019年底以水災收尾。2019年秋天,受熱帶氣旋的影響,吉布提、埃塞俄比亞、索馬里和厄立特里亞等地經歷了有史以來最潮濕的季節。10月至12月期間,非洲之角多地降雨量比正常值高出400%。強降水使得植被瘋長,恰好又給沙漠蝗提供了食物。

  人們不得不關注危機背后的氣候因素。“過去的10年中,西印度洋形成熱帶氣旋的次數有所上升,”克雷斯曼接受美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說,“從歷史上看,熱帶氣旋導致了蝗災的發生。受氣候變化的影響,我認為,未來這種級別的蝗災可能會變得更加普遍。”2019年,東非附近的北印度洋上形成了8個氣旋,是1976年以來的最多紀錄。

  蝗蟲比許多生物都更能適應一個日益變暖的地球。它們同時能夠利用極端氣候的兩面。強降水會帶來更多的植被,這意味著食物。它們也能捱過干旱。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全球蝗蟲行動(Global Locust Initiative) 的實驗顯示,在澳大利亞,蝗群能在斷水的情況下生存一個月之久。鳥類等蝗蟲的各類天敵則難以在缺水的環境中生存。“如果氣候變化能夠加劇高溫和干旱化,那我們必須注意一些蝗蟲種類會擴大它們的領地。就沙漠蝗蟲來說,就必須增加需要監測的地理區域。”該機構的研究協調員里克·奧佛森(Rick Overson )說。

  這種情形已經出現過一次,2013年3月初,遮天蔽日的蝗群涌入開羅。這是罕見的現象。最近一次是在2004年11月,再往前就要追溯到50年前。接著蝗群向東越過國界進入以色列,到達其西北部的內蓋夫沙漠。根據以色列農業部發言人達夫納·尤里斯塔接受媒體采訪時的說法:“(以色列)研究人員曾認為,由于氣候條件不適合,蝗蟲不會在這里繁殖。然而,蝗蟲不僅成功繁殖,而且數量眾多,甚至定居于此。事實證明之前的預測有誤。”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的記錄,上一次以色列蝗蟲大量繁殖形成蝗群還是在1961年4月。

  沙漠蝗不僅在威脅東非。從阿曼北上伊朗的蝗群已經在同時在南亞制造危機。去年5月,它們穿越了伊朗和巴基斯坦之間的山地,從信德省進入巴基斯坦。巴基斯坦暴發情況超過了1993年歷史上最嚴重的蝗災,去年小麥生產就損失了逾10億美元。預計,今年巴基斯坦蝗災擴散暴發成災可能造成糧食減產30%~50%。1月31日,巴基斯坦已經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2月,印度位于兩國邊界附近的12個產糧區受到影響。據初步估計,印度的蝗蟲數量約為3600億,而且這個數字仍在增長。拉賈斯坦和古吉拉特兩邦37萬公頃農田遭殃,已經造成上百億盧比的經濟損失。不過,蝗群不會對我國造成威脅。它們無法跨越喜馬拉雅山脈和青藏高原構成的高海拔寒冷地區。

  令聯合國的專家們特別擔心的是,今年2月至3月中旬,紅海兩岸和非洲之角的氣候和雨水條件仍然對蝗群繁殖有利。專家監測,如果不采取有力的措施。東非沙漠蝗可能在6月份達到500倍之多。它們將向蘇丹、沙特阿拉伯和也門內陸移動。

  人類已經發明了許多對抗蝗災的方式,比如使用飛機噴灑化學藥劑,使用可殺滅蝗蟲的真菌等等,但抑制蝗災需要先進的監測預警、防治設施和設備,建立了完善的防治組織體系。這恰恰是這場災難令人擔憂的另一面。烏干達僅能出動兩架農用飛機噴灑化學品滅蝗,肯尼亞只能出動五架。索馬里2月2日率先宣布進入“全國緊急狀態”,傾舉國之力救災,并請求國際馳援,然而索馬里政局長期動蕩,部分地區被極端組織“索馬里青年黨”控制。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上周日警告說,在索馬里叛軍控制的偏遠地區,若蟲(幼蟲)沙漠蝗蟲正在成熟,那里的空中噴霧幾乎無法實現,它將在“接下來的三到四個星期”內形成翅膀,奪走數百萬人的口糧。

  “在這個已經遭受如此巨大痛苦并且如此脆弱的地區,我們根本承受不起另一次重大沖擊。這就是為什么我們需要迅速采取行動。”據法新社報道,11日,聯合國負責人道主義事務的副秘書長馬克·洛科克(Mark Lowcock)在記者會上表示,東非受影響國家的1300萬人口,現在面臨糧食嚴重不安全的窘境,其中1000萬人身在蝗蟲肆虐的地方。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最近發起了一項7600萬美元的籌款呼吁,以控制蝗蟲的擴散。到12日為止,只收到了大約2000萬美元。

點擊進入專題:

責任編輯:楊杰

熱門文章 更多>>
天津11选5开奖天津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