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原創 >
{start}2150111{end}

擔心新冠變流行病?科學家說了解和應對最重要

時間:2020年02月28日 07:47

來源:未知作者:admin

  來源:中國科學報

  世界衛生組織(WHO)官員2月24日在瑞士日內瓦表示,全球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尚未構成大流行。

  “這種病毒有大流行的潛力嗎?當然有。我們到那個地步了嗎?從我們的評估來看,還沒有。”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賽說。

  但一些科學家認為,國際病例的激增標志著這場持續兩個月的疫情出現了一個轉折點,他們擔心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很快會變得難以阻擋。

  “無論WHO說什么,我認為在流行病學上,大流行的條件已經滿足。”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傳染病流行病學家Marc Lipsitch說,“根據幾乎所有合理的流行病定義,現在都有證據表明它正在發生。”

  那么,新冠是否可能發展為流行病?科學家對此怎么看?應如何阻止它發展為流行病?《中國科學報》結合2月25日《自然》雜志發表的一篇文章以及相關內容對這些問題進行了梳理。

  國際動態

  截至2月25日,在韓國,目前已有900多人感染,其中許多病例是在大邱市暴發的。

  過去幾天,意大利官員一直在努力控制該國北部300多例感染病例,這些感染已造成約10人死亡。

  伊朗爆發的疫情已造成至少15人死亡,感染人數不詳,科學家擔心病毒可能傳播到中東其他國家。

  最近,許多與中國沒有明顯聯系的病例,以及一些連續數周未被發現的疾病跡象,讓一些科學家擔心控制新冠病毒變得不太可能。

  一些科學家擔心,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可能會變得難以阻擋,他們擔心中國境外暴發的感染數量和規模會迅速增加。有些人甚至開始念叨“流行病”這個詞。

  潛在的流行病?

  “此前未被確認的大量感染病例,尤其是在伊朗、意大利和韓國發現的病例,表明控制冠狀病毒或已不大可能。”中國香港大學的傳染病流行病學專家Ben Cowling說。

  他表示,伊朗的死亡情況尤其令人擔憂。“如果發現的第一個病例是導致死亡的病例,那就意味著感染可能已經持續了幾個星期。”Cowling說。

  2月25日,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的一名官員說,美國可能發生社區傳播。CDC國家免疫和呼吸疾病中心主任Nancy Messonnier說:“這不是美國會不會發生的問題,而是什么時候會發生的問題。”

  英國南安普頓大學的地理學家Andrew Tatem表示,過去一周在黎巴嫩、伊拉克和其他地方發現的大量從伊朗輸出的病例令人擔憂。這是因為國際旅行在大多數伊朗人中并不常見,這表明在伊朗可能會有大量未被發現的病例,在那里,病毒已經傳播了更長的時間。

  愛丁堡大學公共衛生研究員Devi Sridhar補充說:“我認為,在伊朗,我們只是看到了‘冰山的一角’,因為我們只看到了報告的最嚴重的病例。”

  控制策略

  上述哈佛大學專家Lipsitch和其他科學家表示,不管是否被認為是一場大流行病,在一個多月的時間里阻止疫情在中國境外升級的控制措施可能很快會變得不可行。這些措施包括迅速查明受感染者及其密切接觸者,并隔離他們以防止進一步傳播。

  “我不認為大多數地方都有資源來追蹤漏掉的所有病例,以及進一步感染的病例,等等。”Lipsitch說。

  Lipsitch等人認為,WHO決定推遲將新冠病毒引起的疾病定義為全球疫情大流行病,在一部分程度上是基于數據統計——中國新冠病毒感染在1月23日和2月2日之間達到頂峰,武漢封城等控制措施在阻止新感染病例方面已經發揮了作用。

  Cowling認為,這些措施在更大范圍內并不可行。只有在實施數周或更長時間的情況下,隔離措施才有可能發揮作用,而且隨著受感染人群在各個城市分散開來,放松隔離措施會有引發新疫情的風險。他補充說:“我們必須更仔細地考慮,在不完全關閉城市和阻止人員流動的情況下,采取哪些可持續措施減少傳播。”

  對此,在2月24日于北京舉行的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肺炎聯合專家考察組新聞發布會上,考察組外方組長、WHO總干事高級顧問Bruce Aylward則表示,中國所采取的策略已經改變了新增確診病例快速攀升的曲線。

  “兩周前我剛到中國的時候,每一天新報告的確診病例大概都是2000多。當聯合考察團結束考察任務的時候,昨天(2月23日)報告的確診病例是416例,兩周之內實現了80%的下降。”他表示,這樣的數據下降是切實的。

  “全球社會尚未作好準備采用中國的方式方法,而中國的方法被事實證明是成功的方法。”Aylward說。作為考察組外方組長,他參與了2月17日在北京、廣東、四川開展的調查,以及2月22日至23日在湖北開展的現場調研。

  兒童的角色懸而未決

  對于遏制疫情在世界范圍內的蔓延,科學家說,這可能需要新的策略控制病毒傳播,其中也包括“社會疏遠”。平均看,這減少了人們彼此相遇的機會。“我認為很快,世界上大多數人將會轉向各種形式的社交疏遠,這并不取決于知道誰有感染性。”Lipsitch說。

  例如,對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研究發現,那些在流感爆發初期就關閉學校、教堂和劇院等公共場所的城市,其死亡率較低,總體病例比更晚采取此類措施的城市少。

  但流行病學家表示,由于對目前的疫情和新冠狀病毒了解太少,無法有效采取社會疏離措施。Cowling說,需要更多的研究確定最佳的部署時間。最常見的一種措施是學校停課。但為了最有效地部署這些措施,研究人員需要回答有關疫情的關鍵問題。一是兒童是否像成人一樣能廣泛傳播病毒,二是兒童是否同樣易受感染。

  有一些報告稱,兒童在感染病毒后不太可能經歷嚴重的疾病,研究人員不知道兒童是否像成年人一樣易受感染,或者是否容易將病毒傳播給他人。“這是我們需要回答的緊急問題之一。”Cowling說。

  Lipsitch表示,兒童在季節性流感和大流行性流感的傳播中起著重要作用,“但在新冠病毒中,這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

  Lipsitch說,確定兒童在傳播新冠病毒疾病中所起作用的最佳方法,是分析與他們密切相關的病例,例如在單個家庭中,確定病毒如何傳播以及兒童是否感染并將病毒傳播給他人。

  免疫問題

  如果冠狀病毒變得無處不在,并在社區中廣泛傳播,科學家還要研究人們在感染病毒后如何對其產生免疫力。

  Lipsitch說,假設被感染者在一段時間內會對再次感染產生免疫力,但目前不清楚這會持續多久。他指出,在感染導致普通感冒的冠狀病毒后,人們的免疫力并不能持久,所以人們對這種新病毒的免疫力可能也不會持續太久。對從感染康復者進行抗體水平的長期測試可以回答這個問題。

  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學院的流行病學家David Heymann說,應對新冠病毒導致的疾病既不是遏制,也不是緩解。他預計,意大利和韓國等在準備緩解措施的同時,將努力控制它們能控制的病例,并追蹤其來源。

  “我認為人們過于強調流行病。現在最重要的是對疫情的基本了解,以及如何應對。”Heymann說。

  對此,Aylward也表示,目前最重要的一條建議就是切勿沾沾自喜,未獲全勝,不輕言勝利。雖然病例數目在下降,但人群依然是普遍易感的。這是一種新型的病毒,可能會有反彈風險,當出現反彈時要快速進行大規模地應對。

熱門文章 更多>>
天津11选5开奖天津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