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原創 >
{start}2064074{end}

野味產業規模龐大 野生動物保護專家都有哪些建議?

時間:2020年02月18日 03:33

來源:未知作者:admin

國內的“野味產業”規模到底有多大?哪些野味常常被擺上桌?野生動物保護法已經啟動修法,業內專家都有哪些建議?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根據中央部署,國家林草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公安部、農業農村部、海關總署等多部門聯合開展打擊野生動物違規交易專項執法行動,對各地飼養繁育野生動物場所實施隔離,嚴禁野生動物對外擴散和轉運販賣。要求各地農(集)貿市場、超市、餐飲單位、電商平臺等經營場所,嚴禁任何形式的野生動物交易活動,加強食用野生動物健康風險提示。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執法稽查局局長楊紅燦2月8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介紹,截至6日,全國市場監管部門共檢查經營場所149.8萬個次,監測電商平臺、網站49.1萬個次,停業整頓市場及經營戶3700余家,督促下架、刪除、屏蔽信息7.7萬條。聯合林草、農業等部門風控隔離飼養繁育場所16000余個。

但濫食野生動物陋習下,野生動物違規交易行為仍禁而不止。

1月26日,重慶市城口縣市場監管局在疫情防控現場檢查中,發現城口縣艾森廣告設計工作室涉嫌違規交易野生動物制品,現場查獲熏肉制品赤麂腿45斤、野豬肉5.4斤、雉雞0.4斤;1月27日,湖北省棗陽市市場監管局對棗陽市王城鎮個體工商戶田某經營場所執法檢查,現場查獲熏制的豬獾子制品4只;2月11日,湖南省永州市祁陽縣市場監管局聯合林業部門對祁陽縣順意海鮮水產店進行執法檢查,現場查獲大黃蛇62條(活體)46.5公斤、烏梢蛇44條(活體)28.5公斤,共計75公斤。

野味產業規模龐大 野生動物保護專家都有哪些建議?

1.7萬只!江西省一宗大量販賣野生動物案獵物現場。資料來源:森林公安

在1月16日召開的全國海關工作會議上,海關總署公布的統計數據顯示,僅2019年,全國海關就偵辦瀕危動植物及其制品走私犯罪案件467起,查獲包括象牙、穿山甲等各類瀕危物種及其制品1237.6噸,分別較上年增長2.2倍和8.6倍。

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此前一項調查發現,在全國21個大中城市中,50%以上的餐廳經營野生動物的菜肴,46.2%的城市居民吃過野生動物,2.7%的居民經常吃野味。

據《肉類研究》介紹,野味當作中華美食,所利用的野生動物種類有:鹿、海豹蛇、黑麂、孔雀、果子貍、芝鼠、野兔、鷓鴣、鱷魚掌、鴕鳥、石蛤、澳乳羊等。

某地盛行的“百鳥宴”有104種鳥類,如天鵝、丹頂鶴等;長三角某城市每天消費的蛇類達2噸;雙冬果子貍、四大美人(西施貓、貂蟬鼠、昭君兔、貴妃蛇)、龍虎斗、龍虎鳳、活猴腦等等成了一些菜館的招牌菜。

據《農村百事通》(2012年第16期)介紹,果子貍肉在南方一些地方歷來被視為山珍野味和難得的滋補佳品,“紅燒果子貍”“雙冬果子貍”已成為賓館酒樓的高檔菜。“南方某城市,僅一個野味市場每年就需要活果子貍上百噸”。

“人類通過成千上萬年才形成了較穩定的禽畜目錄,其前提就是禽畜對人的風險較小且基本可控。當今,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背景下,完全無需消費野生動物,如果將少數人的經營和消費利益建立在多數人的風險上,則無必要及合理性。”北京德翔律師事務所主任、北京市律師協會民法專委會副主任安翔說。

他說,現行野生動物保護法第二十八條,通過單獨建立目錄的方式,將人工繁育成熟的野生種群排除在野生動物保護法的保護之外,采取與禽畜相同的管理方式,具有極大危害性。

野味產業規模龐大 野生動物保護專家都有哪些建議?

山東某地一家野生動物養殖場。攝影/章軻

現行野生動物保護法第二十條規定,對人工繁育技術成熟穩定的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經科學論證,納入國務院野生動物保護主管部門制定的人工繁育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對列入名錄的野生動物及其制品,可以憑人工繁育許可證,按照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野生動物保護主管部門核驗的年度生產數量直接取得專用標識,憑專用標識出售和利用,保證可追溯。

今天下午,世界動物保護協會科學家孫全輝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說,2016年,在社會各界強烈呼吁下,野生動物保護法迎來大修,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資源利用色彩,但立法框架沒有實質性變化,保護觀念也未突破“以養代保”“利用和保護并舉”的舊格局。使得“野味”市場屢禁不絕,非法貿易“常打常存”。

孫全輝認為,應摒棄功利、過時的野生動物資源觀。把保障國家生態安全、公共衛生安全加入立法宗旨,全面禁食野生動物,鼓勵養殖經營利用野生動物的相關產業轉產轉型。禁止殘酷對待和利用野生動物的商業行為。

山東大學動物保護研究中心主任郭鵬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建議成立兩個專業委員會:一個是對各級政府的野生動物棲息地規劃與保護政策,進行審查與監督的野生動物保護專家委員會;另一個是對以科學研究、生態保護為目的開展野生動物繁育、捕獲與宰殺,進行科學與倫理專業審查的委員會。

林草系統一位專家日前表示,目前,我國對于野生動物的保護范圍過窄、力度不夠,對野生動物的定義也不明確。此外,在野生動物的保護和經營利用中,獵捕證發放、馴養繁殖和經營利用許可、工商營業執照審批、檢疫證明等涉及到林業、市場監督、農業農村及公安等部門,職責交叉不明,容易滋生“不作為”行為,加之人力不足、執法不力、基層利益復雜等因素,存在“監守自盜”“失職瀆職”等行為。

這位專家建議,明確各部門職責,建立野生動物保護督察追責問責機制。同步修訂刑法、立案標準、量刑標準和價值標準以及其他法律法規和部門規章,便于執法監管,保證從速從重判罰。推動信息公開,鼓勵公眾對于野生動物非法交易行為開展監督和舉報。

本文來源:第一財經 作者:章軻 責任編輯:王一哲_NA7435

熱門文章 更多>>
天津11选5开奖天津体彩网